<th id="8q4xc"></th>
<ruby id="8q4xc"></ruby>
<tbody id="8q4xc"><pre id="8q4xc"></pre></tbody><em id="8q4xc"><acronym id="8q4xc"></acronym></em>

    1. <dd id="8q4xc"></dd>
      1. <dd id="8q4xc"><track id="8q4xc"></track></dd>
        Hi:歡迎來到錦途論文網 ????

        所有論文科目分類

        主頁 > 論文范文 > 藝術論文 > 電影電視 >

        看神探夏洛克莫里亞蒂

        作者:2017-05-21 11:25閱讀:文章來源:網絡整理
          引子
          海格特驚現尸體一起異常血腥的謀殺案,驚現于通常平靜祥和的海格特地區默頓巷附近,警方對此尚未做出任何解釋。死者二十多歲,頭部中槍,而警方尤為重視的是死者雙手被綁后遇害的事實。負責調查此案的是督察G. 雷斯垂德,他傾向于認定這起駭人聽聞的兇殺案采取了處決的形式,并且和最近倫敦街頭的騷亂有關。他已經確認死者為喬納森·皮爾格雷姆,是一名到倫敦來做生意的美國人,住在梅費爾的一家私人會所。蘇格蘭場已經照會了美國公使館,但迄今為止尚未發現死者的家庭地址,也許需要數周后才會有親屬前來。案情調查仍在繼續。
          第1章
          萊辛巴赫瀑布誰真的相信在萊辛巴赫瀑布發生的事?
          目前已有許多消息見報,可是在我看來,它們都遺漏了一些大家真正渴望了解的東西—— 也就是說,真相。以《日內瓦日報》和路透社為例,我從頭到尾讀了它們的報道,讀起來可真不輕松,因為它們都如絕大多數歐洲的報刊文章一樣得枯燥乏味,就好像新聞報道不過是勉為其難,而不是它們想讓你知道一些事情。而它們到底告訴了我什么呢?不就是夏洛克·福爾摩斯遭遇了他的頭號勁敵詹姆斯·莫里亞蒂教授,他的存在直到現在才為大眾所知,然后兩個人同歸于盡嘛。唉,這兩家權威媒體竭力要在文章中造成的全部轟動,還很可能只是一起交通事故。甚至連它們的大字標題都那么平淡無味??墒钦嬲屛覀X筋的是約翰·華生醫生的敘述。他在《斯特蘭德雜志》上發表的文章描述了整個事件,從1891 年4 月24 日晚上他的診室門被敲響之時起,然后與他的瑞士之旅一起繼續。對于那位大偵探的冒險、探索、回憶,以及案卷等等的記述者,我的敬仰絕不亞于任何人。當我坐在我的雷明頓二型打字機前(當然是美國人的發明)開始這樁艱巨工作時,我知道,我很可能沒辦法達到他自始至終保持的那種準確性和娛樂性的標準。
          但我卻不得不自問—— 他怎么能錯得如此離譜?他如何未能注意到那么顯而易見的,即便是再沒腦子的警察也能發現的矛盾之處?羅伯特·平克頓曾說過,一條謊言猶如一匹死去的野狼:把它扔在那兒越久,它的味道越大。他應該是第一個出來說這話的,即有關萊辛巴赫瀑布事件的一切都臭不可聞。請你一定原諒我,我似乎說得有點兒過分了,但是我的故事—— 這個故事始于萊辛巴赫,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如果不是對事實的仔細偵查,就沒有意義了。我是誰?你應該知道你是和誰一起在這里,讓我來告訴你吧:我的名字叫弗雷德里克·蔡斯,來自紐約平克頓偵探事務所的一名資深調查員。我是頭一次—— 很可能也是我這輩子最后一次—— 到歐洲來。我長什么樣?好吧,對任何一個男人來說,形容自己的長相永遠都不會容易,但老實說,我稱不上英俊。我黑頭發,不深不淺的褐色眼睛。身材單薄,雖然才四十多歲,卻已經被生活給我帶來的挑戰壓得夠戧。我尚未結婚,有時候我擔心,這一點會從我那有些過舊的衣柜里暴露出來。如果有一堆男人在一間屋子里,我會是最后一個開口的。我的天性如此。那場眾所周知的所謂“最后一案”的沖突事件之后五天,我來到了萊辛巴赫。唉,現在我們知道,其實沒有什么“最后”,我猜留給我們的只有案子。所以,讓我們從頭說起吧。夏洛克·福爾摩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咨詢偵探,為了逃命離開了英國。那位比誰都更了解他的,并且永遠不會說他一點不是的華生醫生,也不得不承認,福爾摩斯這回情況不妙,他被自己陷入的無法控制的困境搞得筋疲力盡。我們能責備他嗎?
          僅僅在一個早上,他就被襲擊了不下三次。在維爾貝克街,他險些被身邊飛馳而過的兩匹馬拉的貨車碾過;在維爾街,他差點被不知是從樓頂掉下來,還是扔過來的一塊磚頭砸中;而就在華生家門口,他發現自己被某個等在那兒拿著大頭棒的家伙襲擊了。除了逃走,他還能有什么選擇呢?唉,是的,他還有許多其他選擇,所以我真的很好奇福爾摩斯先生的腦子里到底在想什么。當然,這倒不是說在所有我讀過的故事里,他都特別樂于告知想法(不管怎么說,我沒有一次猜到他的答案)。首先,他怎么就認為歐洲大陸會比他家門口更安全?倫敦本身就是一座他了如指掌的街巷擁擠、人口稠密的城市,有一次他還透露說,他有許多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房間(華生說是“五處小避難所”),坐落在城市各處。他還可以把自己偽裝起來。事實上他的確把自己偽裝起來了。就在第二天,當華生來到維多利亞車站時,他注意到一位上了年紀的意大利神父正在和搬運工說話,甚至還愿意向他提供幫助。稍后那位神父坐進他的車里,他倆面對面坐了幾分鐘之后,華生才認出自己的朋友。福爾摩斯的偽裝術實在是太高明了,他完全可以在接下來的幾年里喬裝成一位天主教神父,而不會被任何人識破。他可以去一家意大利的修道院。夏洛克神父…… 那一定會騙過他的敵人。他們甚至會讓他去從事他的另一些愛好—— 例如養蜂—— 作為兼職。然而,福爾摩斯匆匆踏上了一段行程計劃糟糕的旅程,他還讓華生陪他一起去。為什么要這么做?再無能的罪犯也一定能判斷出,他們之中一個人去哪兒,另一個很可能會跟著去。而且我們可別忘了,我們正在說的這個罪犯可不是別人,是這一行當里的佼佼者,是一個福爾摩斯自己也既敬又怕的男人。我一絲一毫也不信他會低估了莫里亞蒂。常識告訴我,他一定在玩弄其他花招。
          按照行程計劃,夏洛克·福爾摩斯先后去了坎特伯雷、紐黑文、布魯塞爾,還有斯特拉斯堡。他在斯特拉斯堡收到了倫敦警方的電報,告知他莫里亞蒂團伙的所有成員都已經被抓獲。結果這一點卻錯得離譜。一個關鍵成員漏了網,其實我的說法是不確切的,因為塞巴斯蒂安·莫蘭上校這條大魚從來就沒有進到網里去。莫蘭上校是歐洲最頂尖的神槍手,順帶一提,他在平克頓非常出名。真的,在他職業生涯的末期,他的大名響徹地球上所有的執法機構。他過去曾因一周內在拉賈斯坦邦射殺了十一頭老虎而聲名遠揚,他的這項功績震驚了他的獵人伙伴們,同樣也讓皇家地理學會怒不可遏。福爾摩斯稱他是倫敦第二危險的人物—— 而更危險的是他一心只認錢。艾比蓋爾·斯圖爾特夫人謀殺案就是一個例證,這位極其受人尊敬的寡婦在勞德打橋牌時被槍射穿了腦袋,莫蘭犯下這起罪行只是為了償還他在巴加泰勒紙牌俱樂部欠下的賭債。有一點想起來有些奇怪,當福爾摩斯正坐著讀那封電報的時候,莫蘭就在離他不到一百碼的一處酒店陽臺上呷著茶。好吧,他們兩個很快就會見面了。從斯特拉斯堡出發,福爾摩斯又來到日內瓦,他花了一周時間探訪那些白雪皚皚的山頭,還有羅訥河峽谷的美麗村莊。華生形容這段插曲為“令人陶醉”,這可不是我在那種情形下會用的說法。但我想,我只能對這兩位表示欽佩,這樣的兩位摯友,即便是這種時刻也能在彼此相伴下如此悠閑自在。福爾摩斯仍然擔心有人要害他性命,而且確實又發生了一起事故。在島本湖的青色湖水邊的一條小道上,他差點被一塊從山上滾下來的巨石砸中。他的向導是一個本地人,向他保證這種事其實很平常,而我傾向于相信向導。我查過地圖,計算了距離。據我看來,福爾摩斯的敵人已經捷足先登,正等著他的到來。即便如此,福爾摩斯確信他又一次被襲擊了,他在極端焦慮中度過了接下來的時光。最終,他們來到了阿勒河旁的邁林根村落,他和華生住進英國旅舍,這家旅館由一位倫敦格羅夫納酒店的前侍應生經營,他名叫彼得·斯泰勒。就是他建議福爾摩斯去游覽萊辛巴赫瀑布的。有那么一陣子,瑞士警方懷疑他被莫里亞蒂收買了——從這點上你就可以看透瑞士警方的調查技巧了。如果你要我來說,即便要他們在阿爾卑斯山上找一片雪花,他們也會感到壓力重重。我住過那旅館,親自和斯泰勒交談過。他不僅僅是無辜的,還很單純,幾乎不會從他的鍋碗瓢盆(實際上是他太太操持著這些)上抬起頭來。直到有人來敲他的門之前,斯泰勒甚至都不知道他那有名的客人到底是誰,福爾摩斯的死訊被披露后,他的第一反應是用福爾摩斯的名字命名一種乳酪酥。他當然會推薦萊辛巴赫瀑布了,如果他沒推薦才有問題呢。對旅行者和浪漫的人而言,瀑布早已是一處知名景點。夏天的那幾個月里,你會發現五六個畫家四散在長滿苔蘚的小道上,試圖捕捉羅森勞伊冰川的融雪,雪水從三百英尺高處一瀉而下匯入深谷。他們不斷嘗試,卻總是不成功。這處極寒之地有種近乎超自然的力量,并非所有人的筆墨描畫得了的,除非是那些最偉大的畫家。
          我在紐約見過查爾斯·帕森斯和伊曼紐爾·魯茨的畫作,也許他們能畫出點什么。雷鳴般的水聲,像蒸汽升騰的水花,猶如永恒的啟示一般宣告此處為世界的盡頭。驚恐的飛鳥紛紛逃離,太陽不敢露頭。環繞這洶涌水流的圍墻凹凸不平、粗陋不堪,與瑞普·凡·溫克爾(19 世紀美國小說家華盛頓·歐文所的同名短篇小說的主人公。小說中瑞普酒后一覺睡了二十年,醒來發現一切都十分陌生)一樣老邁。夏洛克·福爾摩斯通常對傳奇劇有著某種偏好,但那些比起這里來就遠遠不及了。這是一個演出大結局的最佳舞臺,并且如同瀑布本身,它還會在未來幾個世紀中回響不絕。事件的進展從這里開始變得模糊不清。福爾摩斯和華生在一起站了一會兒,他們正準備繼續上路的時候,突然被一個胖乎乎的十四歲金發男孩的到來嚇了一跳。他們的驚嚇是有充分理由的。他身著傳統的瑞士服裝,打扮得漂漂亮亮,緊身褲塞進幾乎及膝的襪子里頭,白色的襯衫外面還套著寬松的紅背心。所有這些穿戴都讓我覺得有點兒不合時宜。這是在瑞士,不是在宮廷劇院上演歌舞劇。我覺得那男孩有點過頭了。不管怎樣,男孩聲稱自己是從英國旅舍來的。有一位女士病了,因為某種原因她拒絕去看瑞士醫生。這是他說的。如果你是華生,你會怎么做?你會去相信這個不可能的故事還是留在原地?還是—— 在一個可能是最糟糕的時刻,身處真正地獄般的地方—— 拋棄你的朋友?
          這就是我們聽到的關于瑞士男孩的全部了,順帶一提—— 盡管我們很快就會再見到他。華生假定他也許在為莫里亞蒂做事,但是沒有再次提及他。至于華生本人,他匆匆離開,去看他那不存在的病人,他待人慷慨,腦袋卻一直有點兒冥頑不化?,F在我們必須等待三年才會見到福爾摩斯再次出現—— 重要的是要記住,實際上,就本故事的敘述而言,他被確信已經死亡。直到很久以后他才親自做出解釋(華生在“空屋案”中和盤托出),而我盡管在我這行里看到過許多書面表述,卻幾乎無人能夠生搬硬造這么多不可能的事情。不管怎樣,這是他的敘述,我想我們只能姑妄聽之。根據福爾摩斯的說法,華生離開后,詹姆斯·莫里亞蒂教授就出現了,他走在一半環繞著瀑布、前面突然斷掉的狹窄小路上。所以毫無疑問,是福爾摩斯試圖逃跑…… 倒不是說他曾經想過要這么做。公道地說,這個男人總是直面恐懼,不管是遭遇致命的沼澤蝰蛇、會使人發瘋的可怕毒藥,還是在沼澤地里放出來的一條惡犬。坦白地說,福爾摩斯做過許多莫名其妙的事情,但他從來沒有逃跑過。兩人交談了幾句。福爾摩斯請求給他的老伙伴留個便條,莫里亞蒂教授同意了。這些都至少能被證實,因為我見過那三張紙被展示在倫敦不列顛圖書館閱覽室中,它們現在屬于最珍貴的藏品之一。然而,當這些禮節一完畢,這兩人就沖向對方,都想把對方拽進奔騰咆哮的激流中,這看起來不像是一場戰斗,更像是約好的自殺。也許就是的??筛柲λ惯€藏了一手絕活。他學過巴頓格斗術。我之前從來沒聽說過它,但很顯然這是一種糅合了拳擊和柔道的格斗術,由一位英國工程師發明,而福爾摩斯將這格斗術充分地利用了起來。莫里亞蒂猝不及防。他在驚恐中被推下懸崖,可怕地尖叫一聲,就直直地墜入深淵。他消失在水中之前,福爾摩斯看到他撞上了一塊巖石。他自己則安然無恙…… 原諒我,可這場對抗中是否有什么事情令人不滿?你得捫心自問,為什么莫里亞蒂會讓自己以這樣的方式被人挑戰。老套的英雄行為固然很好(雖然我從來沒有遇見過一個罪犯會那么干),可如此將自己置于危險中到底能有什么目的?說白了,他為什么不拿一把左輪手槍,近距離擊斃對手呢?如果這算是奇怪的話,那么現在福爾摩斯的舉動就完全是讓人摸不著頭腦了。他不假思索就決定實施腦海中剛剛閃現的念頭:偽造自己的死亡。他爬上小道后面的巖石,藏在那里一直等到華生回來。當然,通過這樣的方式,就沒有第二行足跡能顯示他已然生還。這有什么意義呢?莫里亞蒂教授已死,英國警方也宣布了整個犯罪團伙都已被逮捕,那么他為什么還相信自己仍然身處險境呢?這究竟能有什么好處?如果我是福爾摩斯,我會盡快趕回英國旅舍,點一份上好的維也納煎牛排,再來上一杯納沙泰爾的葡萄酒慶功。與此同時,意識到自己被騙了的華生醫生匆匆趕回現場,在那里,一根落下的登山杖和一行腳印就說明了發生的事情。他找來幾個旅館的人,還有一位名叫格斯納的當地警官幫忙調查現場。福爾摩斯看到了他們,但沒有現身;即便如此,他也一定知道這會讓他最信任的伙伴悲痛。他們發現了那張便條,看完之后明白再沒有什么可做的,于是都走了。福爾摩斯再次開始往下爬,而這個時候本故事就又有了一個意想不到,并且完全令人費解的轉折。
          看起來莫里亞蒂教授并非是獨自一人來到萊辛巴赫瀑布的。當福爾摩斯開始往下爬—— 這事本身就不簡單—— 一個人突然出現并接連不斷拋下礫石,企圖把他從棲身之處打下去。這個人就是塞巴斯蒂安·莫蘭上校。他到底在那兒做什么?當福爾摩斯和莫里亞蒂打斗時他是否在場?為什么他不來幫忙?他的槍呢?舉世無雙的神槍手會意外地把槍落在火車上了?不管是福爾摩斯、華生抑或其他任何人,就此事而言,都從未對這些問題提供過合理的解釋,而即便當我坐在這兒敲打鍵盤時,似乎都無法回避這一點。我覺得我好像坐在一輛脫韁的馬車里,正飛奔在第五大道上,碰見紅燈也停不下來。這差不多就是我們所知道的萊辛巴赫瀑布發生的事情。我現在必須說的這個故事,開始于五天之后,有三個人一同來到邁林根的圣米迦勒教堂的地下墓室。第一個人來自著名的大不列顛警察指揮中心—— 蘇格蘭場,是一位督察,名叫埃瑟爾尼·瓊斯。第二個人便是我。第三個人又瘦又高,有著高聳的前額,深陷的雙眼如果有一絲生氣的話,那也許就是用冷酷、惡毒和狡詐看著這個世界??涩F在這雙眼睛呆滯空洞。這個人是從離瀑布一段距離外的萊辛巴赫河里打撈上來的,之前穿著硬翻領、雙排扣禮服的外套。他的左腿斷了,肩膀和頭部還有其他嚴重的創傷,不過他的死因卻是溺水。當地警方在他被交叉放置在胸前的手腕上掛了一個標簽。標簽上著名字:詹姆斯·莫里亞蒂。這就是我千里迢迢來到瑞士的原因??磥砦襾淼锰砹?。
          第2章
          埃瑟爾尼·瓊斯督察“你確定這真是他?”“我絕對確定,蔡斯先生。但拋開任何個人的判斷,我們還是來看證據吧。他的模樣,還有他在此的情形,看起來肯定符合我們掌握的所有證據。而且如果這不是莫里亞蒂的話,我們就不得不自問,他事實上是誰?他怎么會被害的?那樣的話,莫里亞蒂本人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只找到了一具尸體。”“我也是這樣想的??蓱z的福爾摩斯先生……連每個人都應得的基督教葬禮這樣的安慰都被剝奪了。但是有一點我們可以確信,他的名字將被傳頌。這還能讓人有點安慰。”這段對話發生在教堂陰暗潮濕的地下室里,一處無法沐浴春日溫暖和芬芳的地方。瓊斯督察就站在我邊上,俯身探向溺水者,雙手緊握,背在身后,就好像生怕會被傳染。我看著他深灰色的眼睛在尸體上從頭看到腳,其中一只腳上的鞋丟了。莫里亞蒂似乎喜好穿繡花的短絲襪。我們不久前才在邁林根警察局見過。坦白講我真的挺驚訝,一個在瑞士群山之中,周圍除了山羊就是金鳳花的小村莊,是否需要有一個警察局。但如同我已經說到過的,這是一處知名旅游景點,隨著最近鐵路的通車,一定會有越來越多的游客經過這里。那里有兩個當班警察,都穿著深藍色的制服,站在橫跨前廳的木制柜臺后面。其中一位就是倒霉的格斯納警官,被召到瀑布現場—— 對我而言早已非常明顯的是,他若是去處理丟失的護照、火車票,給人指路等等,只要不是謀殺這樣嚴重的事情,就會高興得多。他和他的伙伴只能講很少一點兒我的語言,我被迫用圖畫和一份英文報紙的大標題來解釋,報紙是我為了那個特別目的隨身帶來的。我已經得知一具尸體從萊辛巴赫瀑布下的河里打撈了上來,并要求查看尸體??蛇@些瑞士警察一如其他穿制服的、權力又有限的人一樣固執。他們相互商量并比手畫腳地說了半天后,才對我說清楚,他們在等待一位大老遠從英國過來的高級官員,而所有的決定都由他來做。我告訴他們我過來的路程要遠得多,而且我的事情也非常重要,可是不管用。
          對不起,我的先生。他們什么忙也幫不上。我拿出表看了一眼。已經十一點鐘,半個上午都浪費了—— 就在我擔心剩下的時間也會被浪費時,門打開了,我感覺到涼風吹在我的脖子后面,轉過身來看見一個男人站在那里,背后的晨光勾勒出他的身形。他什么都沒說,但當他走進來的時候,我看到他和我差不多歲數,也許比我稍微年輕一點兒,有三十多歲,深色的頭發平貼在前額,柔和的灰眼睛在質疑一切。他身上有一股子嚴肅勁兒,當他走進一個房間,你不得不停下來去注意他。他穿著一套褐色的休閑裝,披了一件沒扣扣子的淺色大衣,松松垮垮地掛在肩膀上。很明顯他最近大病過一場,以至于瘦了許多。從他過大的衣服,以及蒼白瘦削的臉龐,我可以看到這一點。他拿著一根紅木手杖,手杖銀把手的造型奇怪而復雜,走到柜臺前,身體靠在上面。“能幫個忙嗎?”他用德語問。他的德語說得很自然,但并未試圖用德國人的口音,就好像他學過,但從未真正聽人說過這些詞語。“我是蘇格蘭場的埃瑟爾尼·瓊斯督察。”他略微審視了我一眼,接受了我的存在,記著以備后用,可除此之外他就不理我了。然而,他的名字立馬對那兩個警察起了作用。“瓊斯,瓊斯督察。”他們重復說,而當他拿出自己的介紹信時,兩個警察捧著信,一再鞠躬并且滿臉堆笑。當他們在警局日志中登錄細節時,他們讓瓊斯稍等片刻,然后走進里面的一間辦公室,把我和瓊斯兩人單獨留下了?,F在讓我們忽視彼此已經不可能了,他首先打破了沉默,把剛才已經說過的話翻譯成英文又說了一遍。
          “我的名字是埃瑟爾尼·瓊斯。”他說。“我是否聽到你說你來自蘇格蘭場?”“的確如此。”“我是弗雷德里克·蔡斯。”我們握了握手。奇怪的是他握起手來軟弱無力,就好像他的手幾乎沒連在手腕上。“這是個美麗的地方,”他繼續說,“我從來未能有幸到瑞士來旅行。實際上,這才是我第三次出國。”他迅速瞥了一眼我的皮箱,這箱子因為沒地方放,我只能把它帶在身邊。“你才到嗎?”“一小時前到的,”我說,“我猜我們一定是坐的同一趟列車。”“你來是為了……”我猶豫了。一位英國警官的幫助,對我到邁林根來的這個任務至關重要,可同時我又不想顯得過于主動。在美國,平克頓和政府事務之間總是會有許多利害沖突。難道在這里就會有所不同嗎?“我來這里是為了一件私事……”我開始說。他對此報以微笑,雖然同時我從他的眼睛里看到他在掩飾某種東西,那也許是痛苦。“那么,也許你會允許我來告訴你,蔡斯先生。”他說,停頓了片刻,“你是紐約來的平克頓偵探事務所的雇員吧,上周你從英格蘭出發,希望找到詹姆斯·莫里亞蒂教授的蹤跡。他收到了一封對你而言很重要的信,因此你希望找到他本人。聽到他的死訊你很震驚,所以直接來這里了。順帶一提,我明白你不怎么瞧得起瑞士警方——”“等一等!”我叫道,舉起一只手,“停下!瓊斯督察,你一直在監視我嗎?還是你聯系過我的辦公室?我覺得這糟透了,英國警方竟在背地里對付我,并且插手我的事務……”“你無須擔心,”瓊斯回答道,還是帶著原來的奇怪微笑,“我告訴你的所有一切,都是我在這間屋子里,從我對你的觀察中推斷出來的。如果你希望,我還可以說更多。”“為什么不呢?”“你住老式的公寓樓,樓層挺高。你認為你的公司沒有像它可能的那樣照顧好你,尤其是因為你是他們最成功的探員之一。
          你還沒結婚。我很抱歉發現你的越洋之旅特別不愉快—— 不僅僅是因為旅途第二天,抑或第三天非常糟糕的天氣。你正在想這整趟旅程都是一場徒勞的搜尋??丛谀愕姆稚?,我希望不是這樣的。”他陷入沉默,我瞪著他,如同初次見到他一樣。__“幾乎所有你說的都說中了,”我嚷道,“可真見鬼,你是怎么做到的,這太超出我的想象了。你能解釋一下嗎?”“這些都非常簡單明了,”他回答道,“我幾乎可以說那是基礎的。”他謹慎地選擇了最后那個詞,就像它有什么特殊意義似的。“你說起來倒是容易。”我朝門那兒瞥了一眼,現在它把我們和兩個瑞士警察隔開了。格斯納警官看起來正在通電話。我能聽到他的聲音含糊不清地從門那邊傳來??帐幨幍墓衽_伸展開來,成了分隔我們和他們之間的一道屏障。“請問,瓊斯督察。能告訴我你是如何得出這些結論的嗎?”“當然可以,雖然我必須預先告訴你,其實一旦說開了,這些似乎都是再明顯不過的。”他把自己的身體重心轉移到手杖上,設法找到一個舒服的站姿。“你是美國人這點,可以明顯地從你的談吐和穿著看出來。特別是你的西裝背心上有條紋,還有四個口袋,這款式在倫敦很難找到。我注意到你的用詞。剛才你說‘我猜’,而我們會說‘我想’。我對口音了解有限,但你說的應該是東海岸的口音。”“我老家在波士頓,”我說,“如今我在紐約生活和工作。請繼續說!”“我進來的時候,你正在看表,雖然你的手指遮住了部分表面,我還是相當清楚地看到銘刻在表殼上的標志—— 一只眼睛,底下著‘吾等永不眠’。這當然是平克頓偵探事務所的信條,我記得它的總部在紐約。你從那里上船是明顯的,因為你行李上蓋的是紐約港務局的章。”他再次掃了一眼我的行李箱,它被我立在一張照片底下,照片上的男人愁眉不展,也許是個沒出息的當地人。“至于說到你對瑞士警方的不屑,究竟為什么你要去看自己的表?而那邊的墻上就掛著一座絕對精準的、正走著的鐘。我能看出來,他們并沒有幫上什么忙。”
          “先生,你說得絕對正確。但你是如何得知我和莫里亞蒂教授的關系的?”“還能有什么其他理由會讓你來邁林根呢?我打賭要不是因為上周發生的事件,你都從沒聽說過這個默默無聞的小村子。”“我的事可能和夏洛克·福爾摩斯有關。”“那樣的話,你一定會待在倫敦,并且從貝克街展開調查。這地方除了一具男性的死尸之外什么都沒有,而不管他是誰,他肯定不是福爾摩斯。不是的。從紐約出發,你最可能的目的地是南安普敦—— 這從你上衣右手口袋里露出來的一卷報紙《漢普郡回聲報》可以確認。我看到報頭上的日期是5 月7 日星期四,那說明你在碼頭買了報紙以后就被迫立即啟程來歐洲大陸。是什么消息把你引到這里來的呢?那天只有一條讓人感興趣的新聞。一定是莫里亞蒂。”他微笑著說,“我奇怪怎么沒有看到你。如你所說,我們肯定坐的是同一趟列車。”“你提到了一封信。”“莫里亞蒂什么也告訴不了你。他已經死了。你不太可能認得出他—— 只有很少人面對面地見過他。那么一定是他有什么東西引起了你的興趣,你希望從他身上找到的某件東西—— 來自美國的一封信或是一個包裹。我肯定,這就是我到達時你正在和警察討論的事。”“我請求他們讓我檢查一下尸體。”“還有一點要補充。”“越洋之旅嗎?”“你迫不得已和人共用一個客艙……”“你怎么知道?”我叫起來。“你的牙齒和指甲告訴我,你不抽煙,但我還是能從你身上聞到很重的煙味。這一點告訴我,雖然你的雇主一定是挑選了最好的人干這份工作,不管它是什么—— 他們終究派你穿越了半個地球——他們卻并沒有準備為單人客艙買單。和一個吸煙者共處一個客艙,對你來說一定不愉快。”“是的。”“而且天氣讓這更糟。”他舉起一只手,在我發問之前揮手把我的問題打發了,“你脖子邊上的那道傷口真討厭。在海上刮胡子可不容易,尤其是在暴風雨里頭。”我大笑起來。“瓊斯督察,”我說道,“我是一個簡單的人。我的成就都是通過勤勉和努力工作取得的。我從未見過如此的技巧,而且完全不知道英國警方的偵探被訓練來使用這些技巧。”
          “不是我們所有人,”瓊斯平靜地回答道,“但是或許你可以說我得到過特別的指導…… 并且師從最出色的老師。”__“還有最后一點。你還沒和我說明白,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婚姻狀況,以及我在紐約的居住條件。”“你沒戴結婚戒指,也許這本身還不足以證明,但是—— 請你見諒—— 沒有一個妻子會允許她丈夫在袖口污漬斑斑,或者鞋跟必須重新釘掌的情形下離家出門的。至于說公寓,那就又是一個簡單的觀察和推理問題。我注意到你的外衣料子——右面的袖子—— 磨損得相當厲害。怎會如此?除非是你習慣于手臂蹭著金屬欄桿爬好幾層樓梯。我想象你的辦公室應該有電梯。而一棟老舊的公寓樓可能就不會有了。”他停了下來,我能看得出所有這些對話讓他疲憊,以至于他更加沉重地靠在手杖上。至于我,我毫不掩飾地用欽佩的眼神注視著他,我們本來可以在那兒再站一會兒,突然辦公室的門打開了,兩位警官再次出現。他們快速地說著德語,雖然語焉不詳,語氣卻足夠友好,我聽出來他們現在正準備陪同蘇格蘭場的來人去尸體停放處。事實證明如此。瓊斯挺直了身子,開始朝門邊走去。“能說一句嗎?”我說,“瓊斯督察,我肯定你得到了指示,但是也許我可以幫到你。你對我說的一切—— 剛才你那不尋常的論證—— 都絕對正確。我追蹤莫里亞蒂至此,是因為三周前的一封信,它也許對你我都具有嚴重的后果。我的確不能辨認他,但至關重要的是,至少得允許我看到尸體。”這位蘇格蘭場來的人頓了一下,他的手握著手杖頭,“你得明白,先生。我在這里是奉上司之命行事。”“我保證不會在任何方面妨礙你。”兩名瑞士警察正等著我們。瓊斯做出決定,點了點頭,“他和我們一起去。”他隨即轉身對我說,“你可以加入我們。”“我真心感謝你,”我說,“我保證你不會后悔。”我把行李留在警察局。我們沿著主路經過一排分散的房子,穿過了村子。自始至終瓊斯和格斯納都在用德語低聲交談。最終我們來到圣米迦勒教堂,這是一座古怪的小建筑,有著明亮的紅屋頂和頂層過大的鐘樓。警察為我們打開門鎖,當我們走進去的時候他們站在后面。在圣壇前我低頭鞠了一躬,可是我注意到瓊斯督察并未這么做。我們來到一段通向地下墓室的臺階前,他示意想單獨和我一起下去。
            格斯納則幾乎不需要勸說:在有著厚實石墻的陰冷教堂里,死亡的味道已然呼之欲出。尸體就像我描述的那樣。這個直挺挺躺在我們面前的男人,雖然雙肩佝僂,活著的時候一定非常高大。我可以想象他是一位圖書館管理員,或是大學講師,詹姆斯·莫里亞蒂曾經就是后者。他的衣服是黑色的,款式陳舊,猶如海草那樣緊緊貼在身上—— 我猜想那衣服還是濕的。世上有許多種死法,可很少有比溺亡在人的身軀上留下的痕跡更難看。他的肉體笨重,散發著惡臭,其顏色慘不忍睹、無法形容。“我們不能確定這就是莫里亞蒂。”我說,“你之前說我不能辨認他,完全正確??赡隳軉?”瓊斯搖了搖頭,“我從未親眼見過他。我的同事們也沒有。莫里亞蒂一生幾乎都活在陰影里,并且心甘情愿如此。也許用不了多久我們就能找到他當數學教授時曾和他共事過的某些人,請放心,我回去就會開始這樣的調查?,F在,我只能說這么多了。眼前這個男人的年紀對得上,穿的衣服毫無疑問是英國式樣的。你看到那塊懷表了嗎?表殼是銀質的,而且上面清晰地標記著:倫敦約翰·邁爾斯。他來這里不是為了享受田園風光。他和夏洛克·福爾摩斯死于同一時間。所以我再問一遍,他還能是誰?”“尸體搜查過了嗎?”“是的,瑞士警方檢查了口袋。”“什么都沒有嗎?”“幾枚硬幣。一塊手帕。沒有更多了。你希望能找到什么?”我正等著這個問題呢。我沒有遲疑,因為我知道,所有這一切,肯定包括我近在眼前的未來,取決于我的回答。即便現在,我仍然能夠看見,我們孤零零地站在黑暗的地下墓室里,一具死尸橫躺在我們面前。“莫里亞蒂在4 月22 日或者23 日收到過一封信,”我解釋道,“信的是一個為平克頓所熟知的罪犯,這個人在任何方面都同莫里亞蒂本人一樣邪惡而危險,他邀請莫里亞蒂參加一個會議。雖然看起來莫里亞蒂已經死了,我仍希望或許能在他身上找到信,如果他身上沒有,那么也許是在他的住所。”“你感興趣的是這個人,而不是莫里亞蒂嗎?”“他是我來這里的原因。”瓊斯搖了搖頭,“來這兒的路上,格斯納警官對我做了解釋。
          警方已經做過調查,一直未能發現莫里亞蒂的住所。他也許在附近的村子安了落腳點,但即便如此他也一定用的是假名。除這里之外,我們無處可查。是什么讓你覺得他也許帶著這封信?”“也許我只是在抓最后一根稻草,”我說,“是的,我承認。我就是在抓最后一根稻草。但這些人的行事方式…… 有時候他們用標記和符號作為驗證的方式。信本身就可以是一張通行證,如果是這樣的話,莫里亞蒂應該會貼身帶著它。”“如果你想要,我們可以再搜查他一次。”“我想我們確實得這么做。”這是一件恐怖的差事。冷冰冰、浸泡過水的尸體,在我們的手上完全感覺不到人氣,而當我們把他翻過身來的時候,我們幾乎可以感到血肉正從其骨頭上分離。衣服黏糊糊的。當我把手伸進他口袋里的時候,發現他的襯衣已經向后皺起,我的手一時間碰到了慘白的皮膚。雖然我們倆事先并未商量好,我專注于尸體上身,而瓊斯則忙著搜查尸體下半身。如同之前的警察,我們也一無所獲??诖强盏?。如果那里曾經裝過瓊斯提到過的那幾樣之外的任何東西,萊辛巴赫瀑布的湍急水流,一定已經把它們無情地沖沒了。我們靜靜地搜查。最后,我搖晃著后退離開,喉嚨里一陣陣作嘔。“什么也沒有,”我說,“你是對的。這是在浪費時間。”“等一下。”瓊斯看到了什么。他伸手抓起死者的外衣,仔細查看胸前口袋周圍的縫線。“我看過了,”我說,“那里什么都沒有。”“不是在口袋里,”瓊斯說,“看這條線縫。這段線縫沒必要出現在這兒。我想這是后縫上去的。”他用手指揉了揉布料,“襯里中間好像有東西。”我俯身湊上前去。他是對的,口袋的下面有一條數英寸長的線縫。“我有刀。”我說,拿出總是隨身攜帶的折疊刀遞給這位新朋友。瓊斯把刀尖插進接縫處,輕輕地往下割開。我看著線縫被割開,布料掉下來。死者的上衣里頭有一個暗口袋,里面還真有東西。瓊斯輕輕地從里頭抽出一方折疊的紙片。紙還是濕的,如果不是他處理得極其輕柔,它也許就成碎屑了。他用扁平的刀面把紙片平放在尸體邊的石桌上。他小心翼翼地把紙片翻開,上面滿了字,字跡如兒童的一般。我們一起俯身過去,看到的是:HoLmES WaS CeRtAiNLY NOt A DIFFiCulTmAn to LiVe WItH. He wAs QuIeT iN HiS WAYsand his hABITS wErE REgulAr. iT wAs RARE fORHIm To BE up AfTeR TEN at nighT aND hE hADINVariABLY breAKfasteD AND GoNE OUT BeFOrEi RoSe in The morNINg. SOMEtImEs He SPeNt hiSDAy At ThE ChEmiCaL lABoRatORY, SoMeTimesIN THE dIsSeCting ROoms And oCcAsionaLly iNlOnG WALKs whICH ApPeAREd TO taKE HIMINtO THE LOwEsT PORTioNs OF thE CITy. nothINgCOuld exCEeD HiS ENErgY WHeN tHE wORkINGFiT WAs upOn HiM.(此信中非常規的大、小字母顯然包含某種密碼,以傳達特殊的信息。該信的字面意思是:“福爾摩斯肯定不是一個難于相處的人。他不張揚,生活習慣規律。他很少在晚上十點之后睡覺,并且總是一成不變地,在早上我起床前,就吃過早餐出門去了。有時候他白天就待在化學實驗室里,有時候則在解剖室里,偶爾他也會長時間散步,那似乎總是把他帶到城里最貧困的地區。當他工作順手的時候,沒有什么事能夠使他精力不濟。”)就算瓊斯失望了,他也沒有表露出來。但這不是我說的那封信。它看起來毫不相干。“你覺得它怎么樣?”他問。“我…… 我不知道說什么。”我又看了一遍字條。“我知道這段文字,”我繼續說,“我當然知道。
          這是約翰·華生醫生所故事中的一段。從《利平科特月刊》上抄來的。”“我想你會發現這實際上抄自《比頓圣誕年鑒》,”瓊斯糾正我說,“而且就是那篇《血字的研究》的第三章。但這不能讓它減少一丁點兒神秘性。我想這不是你所期望找到的。”“這是我最不想要的。”“這肯定非常讓人費解。我在這兒待得太久了。我提議我們先離開這個陰冷討厭的地方,給我們自己來杯紅酒暖暖身子。”我看了大石板上被翻過身來的死者最后一眼,然后和瓊斯一起爬上臺階往回走。
         

        最近相關

        速成論文網

        最新更新

        熱門推薦

        [醫學]醫學碩士畢業論文范本
        引導語:畢業論文是即需要在學業完成前發表并提交的論文,是教學或科研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之一。下面是 速成論文網 小...[全文]
        [行政管理]人力資源管理的畢業論文提綱
        所謂論文提綱,是指論文作者動筆行文前的必要準備,是論文構思謀篇的具體體現。構思謀篇是指組織設計畢業論文的篇章結...[全文]
        [行政管理]行政管理在中小企業中的地位
        摘要: 從中小企業行政管理的定義出發,指出中小企業行政管理有別于其他具體職能管理工作,在中小企業內部起著樞紐作用。...[全文]
        [建筑工程]工程變更后工程造價的確定與控制
        摘 要:近年來,建設項目的招投標已趨完善,但施工過程中工程變更的情況很多,對工程造價的影響也很大,那么,合理地確定變更...[全文]
        [會計審計]財稅專業的畢業論文
        稅務專業屬于應用經濟學科,是社會需求增長較快的一個新設專業,它以企業經營管理中的稅務問題為主要研究對象。 摘要...[全文]
        [高等教育]關于女大學生就業的論文范文
        摘 要: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勞動力市場供求日益不平衡,而且伴隨著高校的進一步擴招和畢業生就業政策的改革。大學生已...[全文]
        [行政管理]如何在民營企業中充分發揮人力資源管理的作用
        摘要: 21世紀的企業是核心,企業的核心是人。企業間的競爭歸根結底是人的競爭。中國加入WTO以后,對民營企業沖擊最大的...[全文]
        [工商管理]中小企業應收帳款的管理及風險防范
        內容摘要: 應收賬款是指企業對外賒銷產品、材料、供應勞務等而應向購貨或接受勞務單位收取的款項. 它是一個很重要的會...[全文]
        [經濟法]未注冊商標的法律保護
        摘要:在市場經濟迅速發展、商品交易高度發達的今天,決定了商標(包括注冊商標和未注冊商標)在社會經濟生活中發揮著越...[全文]
        [會計審計]財會類專業經濟法教學改革探索
        經濟法是CPA考試和會計職稱考試的考試課程,對財會類專業的學生和從業人員而言,其重要性毋庸置疑。除應試之外,各高校...[全文]
        [工商管理]電子商務論文推薦
        21世紀的今天,全球好像都進入了知識經濟時代,從電子商務 論文 。由于互聯網一詞的家喻戶曉,使互聯網的用戶遍及全球...[全文]
        [經濟理論]形勢與政策的論文
        引導語:撰畢業論文必須掌握較為廣博的理論知識,只有知識面廣、功底深厚,才能在論文撰中左右逢源,得心應手,顯示出...[全文]

        熱門標簽

        国产在线高清精品1314